不吃牛肉、素食、反皮草

在去北大武山的路上不知為什麼談到了我不吃牛肉這件事, 哲研所的蕭振邦老師說了一句讓我很有感觸的話: 「你不吃牛肉也不能彌補奴役那頭牛一生的罪過啊!」 我不吃牛肉雖不是因為農家補償的心理,但這句話仍給我很大的衝擊。

佛家反對殺生,因此主張素食; 近日保育團體公佈河北生產皮草的畫面後也掀起了一陣反皮草聲浪。 那麼,到底為什麼要戒殺生、反皮草? 我想,這無非是本著一種慈悲的心。

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,人是雜食性的動物, 原始人就懂得採集、漁獵、穿獸皮保暖, 吃葷腥、穿獸皮這件事本身是沒有對與錯的!

所以我認為吃葷腥、穿皮草是可以接受的,只要適量就好。 如果是為了補充必要的養分,吃葷腥又何妨? 如果是為了保暖,穿皮草又何妨? 只要不是只為了滿足口腹之慾、虛榮心,有何不可呢?

2005/02/05 15:07:00